• 网站公告

 1、本站免费提供邯郸驾校报名咨询
 2、通过本站报名为您提供最优惠的报名价格
 3、所有驾校均为正规驾校免除你的后顾之忧
 4、电话:0310-8642878  8199689
 5、合作QQ:970838287  在线报名咨询
2013年驾考科一经历

  2003年的春天,一日闲来无事,忽然决定学车。动机很简单:大马路上那么多车,总有一天要自己开一辆吧。这比我当年学骑自行车的理由体面多了。高中毕业的那个暑假,我还不会骑自行车。一天看电视里警察抓小偷,忽然想,如果我是那个小偷,光凭腿跑,还不累死,马路上抢一辆自行车说不定马上就逃脱了。古人“艺不压身”的话是很有道理的。然后就是找驾校,我的原则第一是大驾校,教学质量有保证,第二是离家近,交通方便,班车公交一应俱全。赶不上免费班车可以坐便宜公交,公交赶不上就是打车也花不了多少钱。这方面我还是很精明的。有了这两条,驾校很容易就确定了。然后是教练。驾校没有熟人,直接去撞大运吧。在邯郸学车网上找了一家口碑好的驾校,时近中午,学员们收车回来了,有人在门口买水,我和他们聊起来,其中一人力荐自己的教练,我很痛快地和他一起去了,教练是当地人,满脸的厚道与木讷,和他聊了几句,我就决定由他带我去报名了。可惜这个教练是开大车的,我要学小车。他信誓旦旦地说帮我介绍一个好的教练。我趁机提出对教练的要求:要好脾气,有耐心,不打骂学员,不……他一一答应。呵呵,不求全部兑现,哪怕有一半好就行了,聊胜于无啊。报名出来,教练送我一本交规书,嘻,不错,立竿见影地节省了二三十块钱。
  
我是文科生,除了见过汽车在马路上跑,其他就一无所知了。而LG恰恰是汽车系毕业的,交规不复习不上课就考了99分,所以对我是一万个看不起和不放心。他考交规的时候,听到同去的一位女士大叫:“天哪,什么是四程驱动?!”后来果然不及格。他由此推断我定会蹈那人的覆辙。3月份报名的时候就已经拿到了交规课本,上课安排在4月21号。自从拿到书,LG就像小学生的班主任一样天天督促我看书背书,时不时还考我一下。好容易盼到上课,呵呵,非典来了,上课推迟。这一推就到了8月份。中间足足4个月,可也没闲着,LG不厌其烦,我不胜其烦,两人几乎因此反目。上过五天大课,终于该考试了,考试前一天本来LG要求再复习一下的,结果我师兄来了,我就悍然纠集了一小撮同党去吃饭,直到晚上10点才回家。LG并不善罢甘休,执著地要我复习。期间我被此人用暴力从睡眠中摧醒达五六次之多。最后以我掷书不看告终。不过心里终究忐忑,第二天还是早早起床,又把书从头到尾看了一遍。其实很多人告诉过我考试不会太难,看看就行,考90分就行,多了也是浪费。但LG已经几乎完全摧毁了我的自信,我一直觉得自己能考80就不错了。10:00上机考试,还算顺利,检查了一遍,我小心翼翼按下了“结束”键。当“100”从屏幕上蹦出来时,我几乎跳了起来。出来后立即发数十条短信遍告亲友。LG悻悻地说:“如果不是我逼你看书,你能考100分?!”同事甲回复:“晕!@_@”。同事乙回复:“典型的高分低能!”同事丙回复:“路考肯定过不了!”……这帮小人!

我的学车经历3(第一次上车9.11)

 

考完交规后,大概等了一个多礼拜,驾校通知去办IC卡约车。刚好同事甲在同一所驾校学车,我问能不能代办,对方回答不行,因为要按手印。呵呵,只好自己跑一趟。先跟教练介绍的教练联系,然后坐车去了。办完卡后,把卡交给教练,托教练帮忙约车。结果又等了10天,才第一次上车。听说如果自己当场在计时大厅去约,很快也能约上。不过谁让我有依赖心理呢。

到驾校后,我先打了个电话给教练,他说:“到车那儿去等我吧。车号XXX。”我就顺着一大排车挨个看过去,看了一圈,居然都不是,正犹疑间,忽然想到,我报的是小车桑塔那,而刚才看的全是兰色大车130。狂ft。于是又从头看小车,终于找到了,居然就在我下车打电话不远的地方。自己转了两个大圈。

那天刚好是中秋节,尽管教练一再说不讲究那个,我还是带了一盒月饼(不习惯空手拜师,呵呵,都不容易)。教练略一推辞就笑纳了。

上车后,前两个小时原地驾驶,师傅教了一串动作:上车,调座位,踩离合,松手刹,看左反光镜,打左灯,挂1档,轻抬离合,给油,再踩离合,加2挡,抬离合,给油,再再踩离合,加3挡,抬离合,给油。然后踩刹车,踩离合,3档减2档,抬离合,踩离合,2档减1档,抬离合。打右灯,打轮(三把轮)靠

边,看右反光镜,踩刹车,踩离合,停车,拉手刹。我嘴里念念有词,一遍遍练习。教练在树阴下凉快。不时有卖烟卖水的前来骚扰:“给教练买包烟吧。!”“买瓶水吧!”我因为有一盒月饼垫底,包里又自带了两瓶矿泉水,坚决不为所动。后来教练也说:“这帮人真烦!”不知是不是真心话。终于我念得嘴也干了,练得手也酸了,教练也来了。钥匙一拧,着车,看得我心里直痒痒。这时才发现我自己还在驾驶座上。教练说:“动起来!”我始料不及,结结巴巴地说:“我……吗?”却不敢多废话,赶紧念念有词重复刚才的动作,忽然车身一颠,动了,我几乎狂喜到落泪,天那,我把车开动了(呵呵,见笑了,偶是乡下人,偶还特爱激动)!车一步三摇地起步了。走了大概十米,教练说:“停!”我如临大赦,一脚刹车(在书上经常看见这句话),人差点栽出去,车灭了。教练归位,上路。到了马路上,又停车,把方向盘交给我。我迟疑了,不是说四个小时原地驾驶吗?好在我还没傻到去质疑教练,就听话地战战兢兢又坐到了驾驶座上。车又走了,跌跌撞撞。划8字的时候,经常掉下去。这很正常。还有一次,拐弯的时候,我猛打了3、4圈方向。教练大喝一声:“你想去哪里?!”一脚刹车,车停住了。我看看车头,老老实实地回答:“沟里。”可是兴奋还是盖过了沮丧。我越来越喜欢踩油门的感觉了:车“嗖”一下就飞出去了,但飞到哪儿我就不知道了。忽然教练说:“到时间了。”我看看表,才三个半小时,包括教练乘凉的时间。但也不敢有异议,就乖乖让座。回到教练场,才发现教练提前让我回来原来是要去排队刷卡。早回来可以排前边啊。

回家后,LG问我学车的感受,我兴奋地说:“开动了!”又问感觉怎么样,我想了想,说:“好象车开起来的时候,跟我没什么关系。”lg大叫:“那怎么行!”然后我脑门上挨了一通爆栗。

 

我的学车经历4(第二次上车9.18)

 

又过了一周才第二次上车,这次向LG讨了一包好烟给教练带上。LG说:“老这样下去,你学车的成本可不低。”唉,想想也是,还不是为了让教练对自己好一点。到了驾校,刷完卡,教练问:“你是第几个小时了?”感情人家早不记得你了。我赶紧回答:“4到8小时。”有点心疼自己那盒月饼,又小心翼翼补充道:“第一次上车是八月十五。”教练不置可否,一踩油门,就上路了。到宽阔地带,让我换到驾驶座上,我默念上次学过的动作,幸好还没忘光,车慢慢走起来。教

练说:“抓方向盘别那么死性,手上较着劲呢!”我也觉得自己端的肩膀发酸、胳膊发硬、双手发僵,可还是不敢有丝毫松手。教练说:“主要用左手推拉,不能靠右手,右手还要换档呢。”说的有道理,可我天生不是左撇子,一时还真适应不过来,教练懒得说我,只好在一边生闷气。到了一个路口,教练说“右转!”我沉着冷静地打右转向灯,减速,看反光镜,转方向盘,车安全地转弯了。教练沉默了半晌,说:“哪边是右?”天哪,我这才看到,自己是向左转了。教练又好气又好笑:“还打着右灯哪!算啦,往前走吧,走吧。”自己也觉无趣,巨没面子。然后又去像蜜蜂一样画8字圈。在教练的口令下走了两圈,不知怎么,忽然一下就找到感觉了,感觉到车轮跟着方向盘在动,再打轮心里就有谱了,基本不会掉到路下面去了。慢慢开了几圈,偷眼看教练,教练毫无表情,一点打算表扬我的意思都没有,我只好闷闷地继续画圈。终于教练说:“出去吧。”车又来到路上,加档,给油,“呼呼”地跑起来,我看了一眼仪表,才20迈。汗ing。“车歪了,往里掰。”教练提醒。可我觉得挺正的啊。所以手下动作就比较轻。“再掰!”“再掰该压线了。”我说。“怎么会压线呢?”教练火了,“你看车在哪儿呢?再贴边就掉沟里了。”教练看出我的问题所在,说:“你并不是在汽车的正中间,而是偏在左边,所以车头侧线和马路白线对齐,车就正好在马路中间。”这回我明白了,人家教练还是挺有修养的,人家没挤兑我只骑过自行车,只有骑自行车上路的经验。可我十几年的自行车不是白骑的,它造就的方位感强烈地影响着我。所以车开得犹犹豫豫,摇摇晃晃。教练哀叹:“你的车感怎么那么差呢?”然后剩下的时间就让我在大坑训练场里找车感。一直找到下课,我觉得还没找到。回去的路上,我小心翼翼地问教练:“今天练得还行吗?”教练绷着脸说:“回去还得多琢磨琢磨。”我赶忙点头称是。心里却想:“我能把车开起来了,多么了不起的进步啊!”姑且自我表扬一把吧。

 

我的学车经历5(第三次上车9.23)

 

昨天是第三次上车,我把教练气着了。

教练问清楚我是8到12小时后,说今天练闷离合和倒库。我有点吃惊,这么快就学这么高深的东西了?不过我一向是无条件听教练的,所以没有说话。教练把我带到训练场,找了一块空地,打开后备箱,我赶紧上前,殷勤地帮着把一堆墩子和竹竿抱出来,然后按教练的指点一一插好。教练又在四周码了一些石块

砖头。我想这就是钻竿了吧?没好意思问教练。也可能教练说了,但我忘了。教练把车放好,然后告诉我动作要领:踩离合,挂1档,轻抬离合,车动起来后就闷住了,慢慢驶到看不见前面的砖头的地方,踩刹车;踩离合,挂倒档,轻抬离合,车动起来后就闷住了,看右反光镜里,后面的竹竿在距车头20公分的位置正好,慢慢倒车,到后面的右竿位于车后窗右下脚的位置,踩刹车,摘档。为了醒目,教练在后右竿上挂了一个饮料瓶子,我只看饮料瓶子就行了。还有抬离合的时候,要用脚跟顶住,用脚脖子运动用力。教练说,这个练习越慢越好,但不能停车。然后就留我一个人在车里练,到旁边和其他教练一起呆着去了,偶尔看我这边一眼。

在几根竹竿围成的长八九米、宽两三米的方块里,“闷离合”前进后退我整整练了两个小时。那天天气不错,我一会就晒了一身汗。教练就那么暴露在大太阳底下,是挺辛苦的。我一板一眼照教练说的去练,但有点不太明白,为什么要把车开得那么慢(当然不久就明白了),而且这么简单的动作,为什么反复练这么长时间(倒库的时候才发现练的还不够)。除了有一次撞倒了后面的竹竿、几次挂倒档失败以外,这个练习没出什么大乱子。撞到竹竿的原因是我打了一通方向,想在这小小的空间里左右腾挪。:)两个小时后教练过来问练的怎么样,我大言不惭地说:“还行。”教练就开始讲下面的内容:用刚才训练的动作慢慢把车开出来,看不见前面的砖头的时候马上向右打两圈方向,方向打死;车头调直后回轮,也是两圈。到另一堆砖头处,踩刹车,挂倒档,向右后扭着脖子看。师傅在右后车窗的三分之二位置贴了一张小卡通头像(兔子??),后车窗的中间也有一张(狗狗??),开始我还以为是师傅童心未泯呢,现在都派上用场了。倒车时,兔子头到了中竿位置,马上向左打轮(两圈,间隔时间视车身距离而定),狗狗头到后面右竿位置要马上回轮两圈。这期间的时间只有几秒钟,当然如果车开得足够慢,时间就会长一点,动作就会更从容。

说起来简单,练起来问题就出来了。首先刚才两个小时的“闷离合”全忘了,一抬离合,车“嗖”就出去了,根本没时间做动作。踩狠了,车就停下不走了。往前走问题还不大,挂上倒档后,又要扭头,又要打轮,又要看兔子,又要看狗狗,又要看饮料瓶子,还要回轮,脚底下还较着劲,第一次整个稀里哗啦。教练说:“停!停!”又讲了一遍要领。第二次还是手忙脚乱。教练急了:“这有什么难的?”再练。我也着急,结果更乱,打了两圈轮,只回了一圈,车开始画圈,我完全不知道怎么办了。教练大叫:“把车调直!”我问:“怎么调直?”教练听不见,不说话。我索性趴在方向盘上。教练气得不理我。旁边的教练提醒说:“快回轮呀。”

我乱打了一气,结果越来越乱。另一位练车的小姐也开始指挥我:“回轮,倒车。”现在想来,都觉得当时狼狈地可笑,所有学过的东西都想不起来、都用不上了。

休息了一会,继续练,严格按教练的口令、指定的位置走车,居然没出问题。教练说:“就是这样啊,有什么难的?就这样练。”于是我继续练。期间有两次撞倒压折了竹竿。我一直以为练车就像在台上演戏,一套动作要一气呵成,即使中间出现了纰漏也不能停顿找补,要一口气做下去,所以撞竿的时候我依然继续走车,生生从竹竿上轧了过去。教练大叫:“停!停!”另一位教练则幸灾乐祸:“肇事逃逸!”唉。是啊,假如我撞上的是树或者……

眼看快下课了,我又抓紧练了几次,最后这几次还算稳当。回去的路上,教练说:“下次该练揉库了。”我出了一身冷汗。看来一次会比一次难啊。

回到家里,向LG汇报学车的进展,忽然想到一个问题:“以后上了路,马路上哪儿有砖头和竹竿让我看啊?”LG大怒:“什么砖头!那是马路牙子和墙啊!笨……”

昨天的练车还落下一个后遗症,就是今天从早晨起来就觉得脖子疼,腿疼。

我的学车经历6(第四次上车9.27)

 

这一次是上午练车,7:15要赶驾校的班车,所以比平时早起了半个小时。7:45到驾校,排队刷卡,找到教练的车,径直开到训练场。好像是车多场小,教练在场地内转悠一圈,发现几乎都被人占了。好容易才找到一块地方把车搁下。把杆插好,交代了几句,就让我自己开练了。这次特意用心看了一下,原来教练在车窗上贴的并不是狗狗或者兔子,而是加菲猫,粉的,蓝的,挺漂亮的。

练了几次贴库,就是把车开出去,又倒回来,突然发现,教练说的点对上前中杆以后猛打轮的目的就是让车尾在合适的位置能甩进“库”里,点对上后中竿回轮就是在车尾甩直后让车直线后退。咳!真是“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明白了这一点,再做动作时就不是机械地找点对杆了,而是看车尾,判断车身的位置,估摸大致差不多时及时调整车的位置,终于顺顺利利地完成了贴库。

接着教练站在车外一手扶车开始教我移库。车这时在左库的后部,要平移进右手的车库中(车位上)。移库的要点是两上两下。原地先把轮向右打死(2圈),

抬离合,车慢慢走,车头吃力地扭向右前方并前进,当车头侧线到达前面两杆中间时,立即回轮打死,这时车头向左扭转,当顶到前杆时先踩离合再踩刹车。这是一上。然后挂倒档,向右打轮打死,回头,轻抬离合倒车,看到车尾进入库中,踩离合踩刹车。这是一下。原地回轮两圈,挂一档,抬离合前进,通过后视镜观察车在库中的位置,向中间调整。如果偏右,就等车前进后自动向左靠(因为此时车轮不正,偏左),位置适中时向右打轮到12点位置,车到前杆前回轮多半圈,车头调正后轮回正。踩离合刹车。这是二上。通过后视镜观察车在库中的位置,这时车基本上没有太多调整的余地了,只可以微调。挂倒档,缓缓后退,看到前杆的墩子的时候停车,动作完成。这是二下。

说起来简单做起来难,我在移库时最容易犯的错误是二上忘记原地回轮两圈,计有4-5次,连自己都气愤了。另外还有撞杆数次,车身不直数次,车身出库数次,偶尔有一次做的比较流畅到位,还没等开始骄傲呢,下一次又犯错误了。

中间休息时教练给了一张八卦图,上面画了贴库、移库、倒库时的车行路线和动作要领,我飞快地看了一遍,发现和教练讲的不尽相同,更书面化一些,可能是出自某位秀才教练的手笔。我决心先不费力去记这些东西,还是先专心听教练的。

这次移库,发现了自己的眼睛的问题。我的两眼视力差别较大,一眼1.2左右,一眼0.2,最直接的后果是没有立体感,我看立体画从来都看不出来。听别人讲看出来什么骷髅、什么大鱼、什么海豚、什么我爱你,在我如同皇帝的新衣,什么也看不到。但平时没有什么大问题,看东西也够清楚。去配眼镜的时候,医生给我的建议是可以配,但最好不要戴,因为两眼度数差别太大,突然戴上会摔跟头的。所以我一直遵医嘱,有而不戴。这次学车交的一堆照片也都是免镜照片。可是练车的时候,就发现有麻烦了。由于没有立体感,我判断距离、位置不准确,所以导致屡屡撞杆。这些情况在将来驾车上路时显然都是隐患,看来有机会要请高人支着了。

 

我的学车经历7(第五次上车10.6)

 

今天是十一长假中唯一一次练车。1-3号驾校也休息。想利用假期学车的人不少,我只约到一天,也很满意了。还是上午上车。早起到驾校刷卡,上车时教

练还是说来晚了,到场地一看,果然地方都占满了。教练驾车看了一圈,没找到地方,只好换地。左转右转,来到一块坑坑洼洼的地里。也有一些人在这里练车,不过不多。路况不太好,想到将来的实际路况可能比这里还糟,也就坦然了。

把我换到驾驶座上,教练说:“今天继续练习贴库和移库,你就练吧,12点见了。”然后就去和别的教练看报纸聊天了,用余光瞟着我。

在这里练习是有一些难度,我闷离合本来就不太稳,如果不小心掉进一个坑里,车就彻底不走了,松一脚,车就会跳一下。反正跌跌撞撞的。车不稳,因为要调整,手脚的动作就增加,这下更忙乱了。来回练了几次,没有一次是完美的。有一次还掉进坑里,左突右冲,就是出不来了。教练巨没面子,跳起来冲我大叫,指挥了半天,终于挪出来了。我心里着急,继续猛练,中间也没休息,教练不干了:“怎么能老练哪?晕了吧?越练越晕吧。下来想想再练,你不歇车还得歇呢!”ft! 我只好下来,休息,想想。然后继续上车练。情况还是没好多少。一直到收车还是如此。不是撞杆就是车屁股出线。或者干脆倒不进来。上次练车的感觉全飞了。

真郁闷。

 

我的学车经历8(第六次上车10.12)

 

今天是长假后第一次上车。因为临时有事,错过了驾校的班车,只好打车一路狂奔,终于在12:57赶到驾校,还好,打卡的队伍长长的还在。连午饭都没有吃。上车后,才想起来问教练,如果迟到会有什么处罚。教练说,会罚60块钱。也就是说这一个小时作废,你再花60块钱买一个小时。以此类推。迟到与否以刷卡为准,曾经有一个学员练了几十个小时都没有刷卡,结果白学,还得重新交钱刷卡。刷卡跟驾校没有关系。驾校只负责教。教练警惕地问:“你都刷卡了吗?”我说刷了,一次也没落。教练问:“这些会上都会讲的,你没有开会吗?”我差点跳起来:“什么会?我怎么不知道?”教练也纳闷:“上车前都要开会的呀,把这些情况讲清楚,怎么刷卡,怎么考试。”我一片茫然,没人通知我呀。我去领了卡就交给教练了,然后教练就帮着约车,然后就上车了。有一个小白皮本,上面有一些注意事项,我大概翻了翻,教练也让留下了。我会不会错过什么重要的东西呢?教练没说,我也没再追究。不过早晚还得问问。不然不塌实。

今天练习倒库。先复习了一遍贴库和移库,居然比较顺利。倒库就是把车从

左边再贴进库里,可以看作和贴库对称的动作。先把车从库里开出去,看不见7米线的时候向左打轮打死(左拐弯),车头调直后回轮两圈。然后挂倒档,回身向后看,倒车,左手握方向盘,看见前杆位于立窗位置赶紧向左打轮打死,加菲猫点围绕前杆旋转,后杆快对上点时赶紧回身向前,回两圈轮,注意稳住车,车就慢慢倒进去了。然后两上两下移库。再加上贴库,这是一套动作,应该也是桩考(钻杆)的主要内容。倒库练熟以后,把所有动作连起来,又练习了几遍,居然像模像样了。教练也难得地点了点头。我小心地问起考试的事情,教练说,考试车上也都有贴好的点,有杆。考试时不能灭车,不能停车,不能撞杆,不能出线,不能……越流畅准确越好。而我,还得再练两三次(8-12小时)才能去考。听了这话,我竟然有些放心,还早着呢。

前两天看见有人说,开车的最高境界是如行云流水一般,想想真是如此。心下不胜向往之至。

 

我的学车经历9(第七次上车10.17)

 

今天起个大早,赶了个晚集。因为约车条在教练手里,记不清具体是上午还是下午,昨天晚上就给教练打了个电话,结果教练也不记得,要第二天早晨查记录才知道。“你就先准备好明天早晨来吧。”教练说。尽管不情愿,也只能这样了。 今天一早起来,7:30接到教练电话,是下午,时间很宽裕。于是去上班。班上也没有什么大事,打打电话上上网,就十一点了。临出门接了个电话,晚了一些。本来想走朝阳路去赶班车,转念一想,还是地铁快一些,就进了地铁。以前曾经在四惠坐过班车,这次也就在四惠等着。但到12点,也不见班车的影子,不敢再等,上了一辆开往驾校的公交车。一路上连司机都看出了我的焦急,脚下明显加速,恨不得甩站,真令我感激无地。但也直到1:13才到驾校,离打卡只有2分钟了。远远看见教练伸手举着卡和条等着我,我拿出百米冲刺的速度,接力赛一样抓过卡,扭头冲向读卡处。终于在最后一刻读了卡。如果迟到了,损失60块钱不说,单单约一个小时的车就麻烦无比,教练也不乐意。久不锻炼,跑了这几步,人已经不行了。剩下的时间一直坐在车里呼呼喘气,手脚发软。第一个小时就这样过去了。这时教练接到一个电话,开车走了,临走说:“你再歇一会吧。”我就站在原地看别人练车。以前一直坐在车里练,对车外的情形其实并不了然。现在看别人练,看别人打轮时,车轮一点一点随方向盘转,心下突然明白了。汗

颜啊,自己的抽象思维能力原来如此之差。看别人车快,车慢,车熄火,车移库,车倒库,想象着自己坐在车里,手里比画着动作,竟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等教练回来时,差不多又一个小时过去了,好在自己没有虚度的感觉。终于上了车,踌躇满志,要实践一下自己的心得。可是车却不听使唤,噌就蹿了出去。连踩几脚离合都压不住。低头一看有点傻眼,自己居然穿了一双高跟鞋出来。离合器的踏板刚好伸在高跟和鞋尖之间的空挡里,前后够不着。没办法,只好小心翼翼用鞋尖点离合。可经常打滑,车像打摆子一样忽快忽慢。教练在一旁冷冷看着我。最后两小时终于熬过去了。收效甚微。不过总算明白为什么不能穿高跟鞋开车了。唉,瞧今儿这车练的!

回家仔细查了一下班车表,原来四惠中午12点没有班车。这次练车得出一个教训: 准备不周害死人。

 

我的学车经历10(第8次上车10.21)

 

今天是上午练车,贴库、移库、倒库一气呵成地练。有了上次的教训,这次就细心从容了一些。贴库问题已经不大了。移库的时候离合器压不好,有时候容易熄火。还有一个问题,在二上的时候,我总是忘记回轮,车一动就拧。不知为什么,心里一遍遍念叨还是忘。可能是因为那时车看起来是直的,就误以为车轮也是正的。倒库的时候问题也比较大,教练教我回转身,左手打轮倒车,中竿至左后立窗时打轮,然后看后面,低点对边竿时赶紧回轮。我严格对点,结果往往撞竿。几次如此。有一次索性不去对点,凭着感觉走,居然走对了。我忽然明白,由于身材较常人小巧,我的车座比别人大大提前(约10公分),视野就和别人不一样了,点和竿的对应关系当然也不一样了。如果我在点竿位置相距10公分而不是重合时做动作,就恰倒好处。难怪以前练起来老不得法,明明严格按师傅的要求去做,就是达不到师傅要求的效果。师傅贴的点是针对平均身高的大多数人的,而我在平均线之下,唉!不公平啊,受歧视啊!强烈呼吁取消对点对竿练习法。不过如果驾校肯为每个人量身定做“点”“竿”就算了。

明白了这一点,再练起来心里就有数了。到收车时,已经像模像样了,自我感觉不错。但教练还是不太满意。看来我真是比较笨的一个了。

 

 

我的学车经历11(第9次上车10.26)

 

今天是考试前最后一次练车,我想应该认真巩固一下上次的心得。练了一个小时,又来了一位学员。我还纳闷呢,不是一人一车吗?一问,原来是过两天要考试,今天再来练练手。在我练车的间隙,她上车了。我一看,有点想乐,还不如我呢。赶紧把这骄傲的小苗苗掐灭。两个人轮流着练了一个上午,自己又出了几回错,心里不敢大意了。主要还是倒库时的问题。在这件事情上居然不能完美。郁闷。已经36个小时了。我差点没有信心了。教练也是放心不下,听说学员不过关是要扣教练银子的。但该考还是得考啊。咬咬牙,去吧。

 

我的学车经历12(第10次上车11.2)

 

今天其实不是正式上车,因为教练对我不放心,就叫我来蹭别人的车再练几次。早晨一出门,好大的雾啊。坐班车到驾校,看见一路上的车都打着双蹦。还好没有晚点。到计时大厅找到教练,在车里坐等今天正式练车的学员。居然左等不来,右等不来。眼看过了刷卡的时间了。急得教练狂打他的手机。关机。问教练如果学员不来怎么办?教练说,如果对方能来,就算迟到,但补一个小时非常麻烦。如果不能来了,只能临时再找一个学员,但这比较难,即使临时找的人能来,刨去路上的时间,上午最多也只能练2个小时。如果找不到人,一上午就浪费了。教练和驾校都不希望这样。教练按小时领工资(5元/小时),驾校的损失更大,资源闲置等等。学员的手机终于打通了,原来是上夜班起晚了。看来哪一行都不容易啊。

车到了训练场。这是一位男学员,对我的到来和占用他的课时好像并不介意,而且烟瘾极大,练两圈就要下去抽烟。这样我练习的时间大大增加。不过第一圈有点发晕,一边倒车一边大声问教练,是对边竿还是对中竿,教练差点没昏过去。

上午练完,教练通知不要走,下午去竿场摸一摸考试车,再去考试场模考一次。中午胡乱对付了一顿饭,没地可去,就去了驾校旁边的珠江国际城。售楼处显然不如我报名的时候热闹了。但有人在攀岩。看了一会,还有点意思。里边的

花花草草居然还活着。又去看样板间。应该盖房子的地方依然是用广告牌围起来的大片荒地。这更坚定了我不买这里的决心。当然由于资金和交通的原因,我也没真正动过买这里的念头。呵呵。

下午一点,到了竿场,看见一大堆人在排队,原来和我同一天考试的人都来这里拜见考试车了。大家自动排好队,每个人可以练习两次。看得出大家都比较紧张,多多少少都犯点小错。其中一个女孩居然连续熄火十来次。彻底佩服。等到自己上车了,才发现站着说话不腰疼。考试车和自己平时练的车感觉的确不一样,方向沉,不用全身的力气就打不动。还容易熄火。在众目睽睽之下,真心希望做好,结果就有了心理负担,更容易出错。在两次练习中,二上忘记回轮一次,熄火一次,都是平时练习中经常犯的错误。

三点左右,我们又转到考试场地,终于见到了传说中的电脑考杆。看见了我倒放心了。因为在训练场有一大堆人练杆,竹竿林立,我一不小心就把别人的杆看成自己家的了,在车里经常分不清中杆和边杆,只能挂上饮料瓶子或者烟盒做记号。教练不止一次嘲笑我:“你考试的时候也带上瓶子?”瓶子不敢带,但我的确想过要不要带一只粉笔,偷偷在杆上画个三角或者横线什么的。现在看来根本没必要,因为只有前后各三根高高大大的铁杆,闭着眼睛也数不错。倒是喇叭里传来的毫无表情的女高音令人有些胆寒:“车身出线,退出考场。”“路线错误,重考一次。”连“合格”两字听着也不是那么亲切悦耳。而且旁边就是大车考场,两只喇叭多少有些互相干扰。

模拟考试一次10块钱,我不自信,想多交点钱多练两次,教练斩钉截铁地说:“就一次!”只好只交10块钱。学员练车的时候,教练就在一边看着。场地里有不少教练,看来他们关系还可以,谁的学生出了错误,教练之间就彼此打趣:“你是怎么教的?”有的教练脸上就有些挂不住。别的学员这时就觉得有必要给自己的教练长长脸。我的教练这次有两个学员考试,轮到我们上车的时候,还好,一遍就都通过了。看得出教练也很高兴,甩下一句话:“花10块钱,怎么也得听听合格俩字。”然后开车带上我们俩,绝尘而去。

感觉不错。

 

我的学车经历13(桩考11.4)

 

终于上考场了。

通知早晨8:00到,匆匆刷卡后赶到考场,才发现要9:00才考试,一群人只好等。今天有将近20个人考试。考大车的人更多。8:45进场,先进一小屋里等。有人点名,要求按顺序就座,逐个上场考试。我排在第十一、二名,比较理想。大致估算了一下时间,轮到我时要十点左右了。考官是两名警察,坐在隔壁的屋子里,守着一台电脑,同时观察考场上的情况。我们的屋子门口坐着一位教练(考试车的?不知道),时不时发话、打手势指点一下考试的学员。第一个已经上场了,第二个在门口等候。大家都比较顺利,有几个第一遍走车就过了,有几个第一遍出点问题,第二遍也过了。那天试车时一连熄火十几次的女孩,居然一气呵成一遍成功,真是叹为观止,匪夷所思。还有一个女孩,已经是补考,第一次还是没过,第二次大家都替她捏一把汗,这次再不过就要交600块钱重新学10个小时了。教练索性站起来,大声指挥,终于传来了“合格”的声音。我前面考了十来个人,只有一个女孩没有通过,低着头走了。终于轮到我了,先到警察处交了约车卡和条,心里还是有点紧张。只好一遍遍对自己说:“慢,慢。”上了车,人就镇定下来了。贴库没有问题,移库一上时,先向右打死轮,慢慢前进,车头进库一半,踩刹车,向左打轮打死,抬离合,车身突然抖了一下,不动了,熄火了。屏幕上显示“停车一次”。我的心突地一沉。想起上车前有人特意交代不能带档点火,就赶紧摘档,点火,挂1档,轻抬离合,车走了,不是慢慢走,是“噌”蹿了出去,一下子顶到前杆位置。车头都没来得及向左挑。我想,完了。这时抬头看见教练冲我挥手比画,脑子有点迟钝,反应不过来他到底要我干什么,心一横,脚一松,干脆又熄火一次。听见电脑录音说:“停车两次,退出考场。”我慢慢把车开到准备地段,心想:“这次是背水一战了。”然后贴库,移库,倒库,眼睛一边盯着点和杆,一边盯着教练的手势,丝毫不敢大意,自己平时练的反倒都想不起来了,自己也不敢下判断了,只是机械地跟着教练的手势走。终于顺顺当当一遍走完全套动作。听见“合格”两个字,忽然感觉到有点累。虽然不全是靠自己的判断和控制考下来的,虽然不是一遍就成功,但通过了,我还是很高兴,起码不用给教练添堵啊。

从车上下来,赶紧向“指挥”我的教练道谢。教练挥挥手,说:“快回去吧。”赶紧把卡领回来,拿了东西往外走,心想应该给自己的教练打个电话,省得他担心。拿出手机,转念一想,还是先给家里的大大小小先发个短信吧。走出考场大门,正狂摁手机键,忽然被一堆卖烟卖水的大妈团团围住:“过了吧?给教练买包烟吧。” “教练不在这儿啊!”“那买瓶水吧!”“买包口香糖吧。”“给我开个张吧!”

居然拉着我的衣服不让走,FT!我打开包,没有零钱,也不想要她们找的零钱,干脆说:“这样吧,您也不用给我东西,我给您两块钱算了!”大妈自尊心很强:“这是干嘛?下次再照顾我的生意吧。”我趁机脱身,继续低头写短信。忽然听背后有人叫我,回头一看,还是那位大妈,正纳闷呢,她说:“那边有人,是不是在叫你。”我扭头一看,哈,原来是教练“逃课”,跑这儿听我们的信来了。我赶紧跑过去,大妈也不失时机地跟上,说:“姑娘,还不买两包烟,教练多高兴呐。”得,买两包吧。皆大欢喜。教练说:“你过了我就放心了。其他人我都不担心,就担心你。”原来我竟让教练如此不放心,惭愧。但依然很高兴。忽然想起光顾着高兴,考完试忘了在考场门口划卡了。赶紧又回去一趟。警察问:“你不是早考完了。怎么才来划卡?”忽然又想起手提袋还落在小屋里,又折回去一趟。真是有点乐晕了。

教练开车把我送到车站。坐在车上,依然是满心的高兴。忽然想到,仿佛好久没有经历过这种纯纯粹粹、完完全全、自由自在的开心了。想大声笑出来的那种开心。其实一件小事就可以实现啊。这些日子都忙什么了?赶紧打住不去想。又想,从下一次开始就要上路了,再也不会练钻杆了,心底不由生出几分留恋。

我爱钻杆。

 

我的学车经历14(第一次上路11.27下午)

 

桩考后出差半月,直到月底才又摸上车。期间一位朋友带我兜风,问我要不要试试手,我很艰难地拒绝了,尽管手痒难耐,但还是决定遵守交规,并且事后为自己的决定感动不已。

刷完卡,果然车不再去大坑里了,而是直奔路考训练场。车真多,需要排队练过井盖,双边,单边,定位停车,坡起,障碍门(就是穿过两根竖杆),等红灯,过铁路,过环岛,掉头等等。其中坡起有点难度,先给油,到2的位置,轻抬离合,车一动,拉手刹,车就走了。关键是不能溜车。教练说,按这个步骤做,怎么可能溜车呢?过了一个小时,教练可能排队也烦了。说咱们上路,练加减档。还是上路舒服。路况真实,不光有车,有行人,有红灯,还有一大群一大群绵羊,和垂到地面上的树枝。可是车速一快,我就发晕,不知下一步该怎么处理。教练说:“开,直到不晕为止。”然后,一直是起步,给油到2,加2档,给油到2,

加三档,偶尔加到4档,拐弯时收油带刹车,减档。我经常忘记带一脚刹车。还有加档时脚经常舍不得从离合上抬开,都是闷离合的后遗症。

在马路上走了几圈,慢慢适应了,加减档也比较自如了,教练也不经常被颠得前仰后合了。教练说:“这才叫开车呢。”

今天练车,感觉不错。不过天越来越冷了,排队等车排队刷卡都比较痛苦,要不要等到明年开春再说呢?还是借寒冷的冬天再锻炼一下自己的坚强的意志呢?这是个问题。

 

我的学车经历15(第二次上路12.12上午)

 

一早赶班车到了驾校,先去练考试科目。教练把车开到场地的路边,才让我换到驾驶座上。9点考试车辆进场,为了不干扰考试,学习车辆只有8—9点之间才能在这里练习,难怪有那么多车排队。去掉来回路上的时间、排队等候的时间,能练半个小时就不错了,每个科目最多能练习两到三遍,大家都很抓紧。

单边、双边也很简单,车身侧线对准一边的中心线,就保证不会掉下去。关键是进出科目时要掌握好打轮拐弯的角度和时机,车速最好降下来。坡起没有太大问题,记住先给油、再抬离合器、车头轻抬时立即拉手刹就行了。障碍门也没什么难度,就是正面钻竿,要求车身不碰竿,这比练桩容易多了。 红灯、铁路口考的是眼神和反应,红灯当然要停,但右转弯例外;铁路口必须停车、拉手刹、左右看,然后再起步通过,没有例外。再就是井盖。考试场地的井盖障碍路位于坡起后的第一个路口右转处,也必须要掌握好转弯的角度和速度。因为三个井盖不在一条线上,所以需要不断调整行车方向。进入障碍路后,车头先向右拐,稍稍超过井盖的方向一点,然后回轮,将车和第一、二个井盖调成一条直线,一直开过去,车前轮越过第二个井盖后,估计后轮也越过了,马上打轮,车头对准第三个井盖,当车身、第三个井盖和前方的假井盖成一条直线时,马上回轮前进,车就能够顺利从障碍路中出来了。定位停车的要点在于“定位”,教练给的参照物是这样的:前方看不见白线,右边车门的手抠正对一道蓝线。由于我的座位调得太过靠前,所以手抠要超过蓝线10公分左右,这时停车恰倒好处。为了便于考试,场地里设置了大量实际道路上不会存在的假想线,考生按图索骥就可以了,教条,但有趣。还有环岛,关键是要看好路的编号,不要进错路口。

走了两遍科目,教练忽然说:“快走,考试车来了!”我回头张望了一下,在一大堆车里根本就没有分辨出哪是考试车,刚想问,教练说:“快走吧。学员本来就紧张,看见前面有车更着急了。”我赶紧把车开出了场地,上路了。还是在路上舒服,动作无非是加档减档,油门刹车,就是俗话说的油离配合。如果道路平直,车辆稀少,可以有很长一段时间不用操作,这样就有足够的时间判断路况,考虑要采取的措施。虽然还有些手生,但比起在科目里的频繁打轮、加减档、转向灯、左右看的手忙脚乱,已经算是很从容了。

正不无得意享受着这份从容,忽然教练一脚刹车,车“咣”地停住了,两人都往前栽了一下,我莫名其妙:“怎么了?”教练说:“灯!”我把脑袋使劲向右车窗贴去,什么也没看见,心下一阵紧张,说:“我怎么看不见红灯呀?以后上路怎么办啊?”教练气急而笑:“那马路对面的红灯是给谁预备的?!”

彻底崩溃。

 

我的学车经历16(12.19上午)

 

依然是先去场地练科目,然后上路。最大的问题还是手忙脚乱,动作不流畅,车在行进过程中不平稳。看来一系列动作要形成条件反射还得一段时间,难怪人们经常说开车是熟练工种。中间休息时,教练递给我一叠纸,一看原来是某教练自己编写的练车教程,有口诀,有讲解,十分详尽。当下心中大喜,如获至宝。我一直苦于练车没有文字材料,事先不能预习,全凭上车时教练当场指点;事后也不能复习揣摩,全凭一点点回忆,真是事倍功半(多年的学校教育培养出来的书呆子习气,呵呵)。交规可以有教材,实地驾驶为什么反倒没有呢?我甚至设想过自己是不是利用职务之便出版一本教材,人手一册,驾校里乌央乌央那么多人,功德无量不说,还能稳赚一笔银子,经济效益社会效益双丰收。本人之所以坚持不懈地写练车日记,不得不承认这也是动机之一,呵呵。

细细读了一遍,果然受益匪浅,尤其是里面提到的一些新手经常犯的错误,我几乎一项不落,有些是自己已经意识到但还没矫正过来的,比如靠离合器减速,低头看档等等,有些则是自己根本没有意识到的,比如看见对面有车辆行人过来会下意识地向右避让,由于驾校路况简单,根本没有发现这样做的危险性:会撞到同向行驶的路人和非机动车,而自己必须负全责。即所谓的“让行不让路”原则。

看来真正上路驾驶这水还真深哪,很多问题都不是驾校这58个小时能解决的。我小心地把这一叠纸放进兜里,打算一直随身携带。回家以后马上让老公去复印。老公回来说:“我给自己也复印了一份。”

 

我的学车经历17(2.02 下午)

 

12月26号本来约了车,但那两天不巧患了重感冒,想驾校也是公共场合,人员流动性大,传染给教练罪过就大了。于是打电话去请了假。这一假就请到了春节之后。圣诞、元旦、春节一溜过下来,简直忘了天地间还有要学车这件事。正月初七在回京的车上接到了教练的电话,说约了2.02 下午的车,当时还想:“怎么那么着急啊?”屈指一算,才知不摸车已经四十多天了。使劲回想所有的动作要领,发现脑袋里一片混沌。只好自我安慰:看见车就好了。坐在班车上,把教练给的练车“宝典”又使劲看了两遍。开始上车时,所有的动作都一塌糊涂,刹车油门都分不清了,半个小时后才找到感觉。走了两遍科目,又上路练加减档,教练还算满意,说:“比年前强了不少了,这才叫开车。”自己也奇怪这期间并没有摸车,怎么就突然开窍了一样。私下里想,也许练车跟酿酒差不多,需要窖藏一段时间,时候到了,无须外力,自然就好了。有点唯心,呵呵。主要的缺点还是换档不果断。还有就是老跟转向灯较劲,尤其是,在进科目的时候,进右出左,进环岛的时候,进左出右,第一时间总是反应不过来,要迟疑一下,花费几秒钟进行判断,然后才打灯,而科目的拐弯都比较急,根本不容多想,所以往往手忙脚乱,有时甚至顾了灯顾不了方向。教练十分着急,说:“别老想着灯了,方向才是最重要的,不打灯最多扣五分,方向偏了考试就栽了。”总想着把所有的细节都做完美,所以嘴上虽然答应,但仍然一遍遍和灯较劲。教练说:“教条,就没见过这么教条的。”

 

我的学车经历18(2.10 上午)

 

本来以为今天是考试前最后一次练车了,到计时大厅一查,却还有两个小时,原来58个小时是实际练车时间,并不包含桩考、路考的两个小时。跟教练商量约车的时间,先是约了16号下午的2-4点,后来考虑到这个点因为场地有考试

车辆,只能在路上跑,不能练科目,而我的科目是弱项,所以又改成了下午4-6点。今天还是老一套,练科目,上路跑,一遍遍打磨动作,希望更加精美。出人意料的是一直练得很好的坡起居然两次熄火,赶紧看教练,教练不说话,只好硬着头皮问:“车怎么了?”教练半天才说:“离合抬猛了呗。”“我觉得没猛啊!”“就是嘴硬!”赶紧依言慢抬离合,车身一抖就压住,然后拉手刹,车走了。汗啊。

边走教练边交代考试注意事项:上车先喊“报告”,说“考官您好,某某驾校学员某某”,然后把卡交给考官,调座位,系安全带,轰一脚油,说“各仪表正常,请求起步”。然后打灯,给油,踩离合挂一档起步,尽快加二档,考官让做什么就做什么,不让做的科目千万别做。记住重复考官的口令。听不清可以问,一定要重复。别犯晕。记得一定要系安全带,不系就瞎了。以前有个学员,车练的挺好,上车忘了系安全带,就“请求起步”,考官提醒他:“准备好了吗?”他说:“准备好了!”考官又问,还是“准备好了”。连问三遍,他都没想起来,考官一气,说:“起步”,刚开出10米,就停车让他下来了。你说冤不冤。一定要注意听考官口令……

平时觉得教练挺严格的,这会儿絮絮叮嘱,让人不由想起《大话西游》里的唐僧,心下好生感动。

 

我的学车经历19(2.16 16:00-18:00)

 

这次真是最后一次练车了。把所有的科目走了一遍,感觉还可以。教练又重复了一遍考试注意事项,尤其叮嘱要系安全带,等等等等。最后,建议我考试前再去练练考试车。一切正常,结果返回的时候又被教练一脚刹车搁下了,我还问呢:“怎么了?”教练说:“铁路!”咳,看这结尾!

 

我的学车经历20(2.21练习考试车)

 

考试车只有周末才能练,也不能提前预约。担心不好约,我一大早就赶到了驾校,还好,是第二个。我交了120块钱,约了两个小时。考试车的教练不错,一上来就发现了我的不少问题,比如起步后久久不松离合等等,很热心地在一边

指点。考试车和教练车最大的不同是档位,考试车只有四个档位,而教练车有五个,倒档的位置都不一样,害得我几次挂错档,把二档挂到了四档上。幸亏练了一下,不然到时肯定慌了,本来就紧张,再一慌考试肯定黄了。我想挂倒档试试,教练说:“不用了,反正也不考。”还有,起步必须先给油。真是的,考试车为什么和教练车不一样呢?练完以后给教练打电话抱怨,教练说:“学了半天,换辆车就不会开了,那怎么行啊?”说的有理。

两个小时很快过去了,对下周的考试心里稍微有了点底。

 

我的学车经历21(2.23考试)

 

考试前一天,搭朋友的车出门,一路坐在副驾驶座上,不停地讨教。我自忖对车速的控制还不过关,不能快慢自如,而且总是把加减档当作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去做,分散了对方向和速度的控制,就问朋友如何处理。朋友一边示范一边讲解,她的解决办法是车速较慢时就摘空挡,慢慢滑行,随时踩刹车。我诧异,教练一直严厉禁止空挡滑行的啊。朋友想了想,说:“嗯,考试的时候好象是不能这样做。唉,好不容易要教你点儿东西,还教了个坏。”

考试当天,一大早就来到驾校,先去刷卡。8点左右,大家都上了一辆班车,跟在考试车后面来到场地,原来考试前驾校还要安排大家轮流练一下考试车,每人3分钟左右。我因为已经练过,就不太在意。我是第十个,上了车刚要系安全带,车上的教练说,别系了,赶紧开吧。我赶紧起步,迅速加到二档,三档,还想加四档,教练说“停车吧”,赶紧一脚刹车把车停在路中央,也不靠边了。我刚下车,下一个就钻了进去。呵呵,跟打仗似的,这样能练出什么来呢?徒然增加紧张气氛罢了。大伙都练完,车又回到驾校,有八点半了,这时考官已经到了,把大家召集到一起开始讲注意事项。这个考官看来脾气比较好,挺人性化的,讲了很久很久很久,直到考试马上就要开始。我的紧张情绪一点点消失了。

考试开始了,第一名首先上了车,其他的人坐在驾校的班车里一路跟在考试车后面。考试时每人过3-4个科目,时间在8分钟左右。估计这天考官心情不错,第一个考生3分钟就pass了。第二个稍微弱了一些,用了将近十分钟,考官指挥着他上了一条大路又一条大路,看来他不太敢加档提速。不过最终也通过了。我前面的考生全过了。轮到我时,已经10点多了。我上了车,喊报告,报家门,

交卡,调座位,系安全带,轰油门,仔细想了想没落下什么动作,就“请求起步”,意外的是,考官没说“同意”,而是说:“别着急,先把表填上。” 考官的声音很轻,我一下安静下来,看来考试并不是我想象的冷冰冰、机械化的啊。我在表上写上自己的名字,手还是有点抖,字歪歪扭扭的,不过感觉好多了。考官发命令时,口气并不严肃无表情,而是很轻,甚至有些随意,有商量的意味,像聊天。真感激这位考官。我考了一个坡起,一个障碍路,一个环岛进4号路,一个双边,就靠边停车了。考官认为我打轮太猛,车速有点快,将来上路可能会比较危险,提醒我要注意,然后说“考试合格”。我赶紧说:“谢谢考官!”就下了车。下车后想起来刚才有人说关车门时不能背对考官一摔了之,而应该面对考官轻轻推上。我已经想不起来自己当时是怎么做的了。只知道,考试结束了,学车结束了。

先给教练打了个电话,报喜,道谢,教练也很高兴,我是让他比较费心的学员之一。然后步行去计时大厅的窗口交了照片,被告知10天以后可以来取驾照,周日不办公。

回头看了看偌大的考试场、停车场,心中真有几分留恋。Ade,驾校,ade,我的教练车们!

 

我的学车经历22(3.6领驾照)

 

2004年3月6日,星期六,上午11时30分,我抵达驾校。12时整,凭学费发票和5元钱取到了驾照。一个黑色的小皮本子。当时的第一个想法是,以后再去银行或邮局,就不用一定带着身份证了;身份证丢了,也不用太着急了,有替代品了。这距我去年来报名(2003年3月31日)差不多整整一年。这一年里,张国荣跳楼,北京城非典,孙志刚收容,拾贝者海难,衡阳大火,刘涌伏法,黄勇认罪,密云踩踏,神五上天,火星登陆,宝马车撞人,萨达姆被捕,木子美出名,梅艳芳去世……我呢,拿到了驾照。

现在的问题是,有本了,车呢?

记得一位著名的哲学家和诗人曾经说过:本已经有了,车还会远吗?